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天使新编】(第06回 )作者:潜龙

【天使新编】(第06回 )作者:潜龙

作者:潜龙
字数:6375

  第06回:表白作:潜龙
  紫薇自那天和洋平疯狂一晚后,打后的数日裡,她每天下班都躲在家裡的房
间,洋平好几次约会她,紫薇总是找个藉口一一推却掉。不知为何,这些日子她
只想单独留在家裡,好让自己能够静心想一想。
  那夜过后,紫薇每次回想当日的情景,都是魂悸犹存。她从小到大,都不曾
察觉到一件事,原来在自己的身体裡,竟然会潜在著一股贪淫放浪的细胞!就在
那个晚上,潜在体内的原始慾火,终于被洋平全然燃点起来,令紫薇在这几天裡,
满脑子都是那些慆淫猥褻的狂放画面。
  间歇,紫薇都会想起那个邂逅相逢的年轻人,每当想起那人的俊脸,她的心
房就不自禁地狂跳起来,甚至对他作出从没有过的遐想,极度渴望和那人疯狂地
做爱,而在她幻象中的情景,又是如此地淫褻下流,害得紫薇每晚都要为那个俊
男手淫一番,洩尽心头的慾火,她才能安寧酣睡。
  怎会这样,难道我真是一个如此淫荡的女孩子吗?或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和自
己一样,体内充满著淫荡的血液,只是从表面看不出来而已!
  茵茵!难道我和茵茵一样,外表长得可爱迷人,但内裡却淫污不堪?
  不对,这种事情,实不适宜用茵茵这个浪女来衡量比较!
  紫薇对茵茵的为人,可以说最清楚不过,她早就知道茵茵自十五岁起,已开
始和男人上床,晃眼这几年间,在她身边的男人仍不住转换更替,点点指头,已
不下十个男人了。而茵茵也向紫薇承认,在这些男朋友中,大多数和他都有过性
关係. 再说那些一夜情,更是多得难以估计!
  当时还是处子之身的紫薇,听了她这番说话,确实感到匪夷所思。茵茵比她
还要小四个月,以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便已经拥有如此丰富的性经验,实是令
人吃惊!
  紫薇也曾问过茵茵,问她对男女间这种事情的看法,茵茵却坦然回答,说那
些事便如上了毒癮一样,只要妳嚐过第一次甜头,就会永无止境深陷其中,再说
箇中乐趣,实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当时紫薇听见,也不觉为然,但自从和洋平做
了这档子事后,才感受到茵茵这句话的道理。
  紫薇看看床边趣緻的Q太郎,见它仍是醒目地放在床头的小柜上。
  这几日来,紫薇只要看见Q太郎,顿感心情怡悦,便会让她想起那个俊得惊
人的年轻人。她不愿意把Q太郎收藏起来,一直放在当眼的地方,紫薇害怕真的
看不见它,会使她把那个人渐渐淡忘过去。
  她每晚睡觉前,都会把它捧在手裡抚玩一番,想得心头火热,便会幻想著和
那个俊男做爱,自自然然地手淫起来,好让自己当晚能够做个美梦,能在梦中再
见到这个又神气、又帅呆的年轻人。
                □□□
  「紫薇,我可以进来吗?」突然,房门外响起表妹茵茵的声音。
  紫薇听见是茵茵,连忙把手上的Q太郎塞入被窝裡,跳下床跑去开门,只见
茵茵手上捧著一个托盘,盛著一碗白白的东西。
  「姨妈燉了糖水,吃完再睡吧。」说话间茵茵已踏进房间来,把糖水放在一
张小桌上。
  两个表姐妹,自小便住在一块长大,茵茵原本名字叫梁芷茵,父亲是个黑道
无赖,在茵茵出世不久,他竟然拋弃了妻女,从此不知所纵,茵茵的母亲是紫薇
母亲的胞妹,在茵茵三岁那年,母亲亦因病去逝,她就由紫薇母亲收养下来。
  这一对孩提玩伴的表姐妹,直来感情相当好,聚在一起时,总会谈谈一些心
底话,尤其是茵茵的性史,她不时在紫薇跟前扬耀,还时常取笑紫薇,说她太过
保守斯文,不懂得享受人生,迟早会变成一个老处女。
  「咦!那个Q太郎呢,怎麼不见了?」茵茵的目光果然锐利。
  紫薇一怔:「甚麼Q太郎嘛,妳总爱胡言乱语。」
  「妳不用瞒我,这几天妳都将它放在床头边,现在怎麼不见了?」她口裡说
著话,人已一屁股坐到床上来。
  「我不小心弄脏了,见它又不是甚麼贵重的东西,已经将它拋掉了。」
  「真的,难道妳真的已忘记了他?」茵茵傻呼呼的侧起头看著她,想了一会,
口裡却咕噥起来:「莫非我真的想歪了……咦!这是什麼?」
  茵茵坐在床边,身子忽地往后一仰,双手刚好支撑在床上,突然手裡按著一
件软软的东西,垂头一看,发觉那东西竟是藏在被子裡,心裡不由犯疑:「这
……是甚麼?」正要伸手进入被子裡,紫薇看见大急起来,连忙趋身上前闈手阻
止,而她这个奇怪的举动,更令茵茵起疑,瞪大眼睛瞧著紫薇,见她一张俏脸泛
起一团红晕,登时明白过来。
  「原来是在这裡. 」她不理会紫薇的阻止,继续伸手进入被窝,紫薇那肯依
她,二人终于扑倒在床上,彼此妳拉我扯,但还是给茵茵抢在手裡,接著拿出来
一看,笑道:「Q太郎不是很乾净吗,还这麼雪白可爱,哪裡是弄脏了?」
  「快还给我……」紫薇动手去抢,茵茵却眼明手快,连忙收藏在背后。
  「还给妳也可以,但妳得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个问题。」茵茵俏皮地说。
  「妳想问什麼?看来一定不是甚麼好东西,我才不理妳,快还给我。」
  「好!妳不肯回答我,现在我就把它拋出街去。」茵茵作势要走出房间。
  紫薇真的急了:「妳敢……」
  「我为何不敢。」茵茵突然停顿脚步,忽然转口道:「不好,还是先将它藏
起来,直到妳肯回答我为止。」
  「好了,好了……妳想问什麼就快些说吧!」紫薇快要被她弄得想哭了。
  「我想知道,妳这几日来,是否每个晚上都抱著Q太郎睡觉?」茵茵笑吟吟
地问。
  这个问题实在令紫薇难以作答,一时如鯁在喉,迟迟说不出话来!紫薇心想,
自己若说是没有,茵茵自然不会相信。但若说是,她必定会追问个不休,给她缠
个没完没了!
  茵茵见她这副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的模样,心头一阵发笑,说道:「妳不肯
说,我便不还给妳。」
  紫薇知道若不和她说,恐怕今晚会给她缠上一整夜,到时真不知如何是好,
而且被她将Q太郎收藏起来,今晚就不能看见它了。
  紫薇想到这裡,乾脆全豁了出去,娇嗔道:「妳无非是想知道我对他感觉如
何,好!我就说给妳知。没错,就是和妳想的一样……这样可以了吧!」
  「唷!我的好表姐果然很坦白,但这样对妳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妳既不
知道那个人是何方神圣,又不知他住在哪裡,还有他在哪儿工作!再说,东京这
麼大,想要再碰见他,恐怕十年八载也未必给妳有这个机会,人海茫茫,妳要到
哪裡去找他!」
  这个道理,紫薇岂会不知,她在心裡早已不知想了多少遍,她明知与此人必
定无缘再见,可脑海裡就是忘不了他,只有等待时光的冲洗,慢慢将他的影子冲
淡!更令紫薇没想到的,原来一见鐘情这档子事,却非一件好事,竟会让她带来
这个无限的烦脑!
  茵茵接著又道:「我看妳不要再多想他了,他人品如何,妳全然不了解,况
且妳也未必会再遇见他。妳不可忘记,歌舞伎町是游客出没的地方,他既然懂得
普通话,大有可能是一名游客,依我看妳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把一切感情放在实
际上。其实栗原洋平对妳不是很好吗,长相也算过得去,又是桑田部长的得力助
手,前途可谓无可限量哩。」
  「这个……」紫薇垂下头来。
  「妳不妨给他一个机会,先和他交往一下,再看看发展如何。」说完便把Q
太郎送回紫薇手中。
  当茵茵转身要离开房间时,紫薇突然叫住她。
  茵茵回过头来,看见紫薇表情怪异,一脸红晕,美目低垂,不由问道:「妳
怎麼了,是否有甚麼心事想和我说,要我为妳解决烦忧,若是这样,妳不妨说来
听听,相信我多少也能帮上点忙。」
  「茵茵,我……」紫薇欲言又止,霎时间又不知如何对她说才好,紫薇曾经
想过,这多日来困扰著自己的事情,恐怕只有茵茵才能为她解困,但要和茵茵说
出自己和洋平的关係,一时之间实在难以啟齿,不免又踟起来。
  「快说嘛,再不说我就不理妳了。」茵茵嘴裡虽然这样说,但人却坐回床上
去。
  「茵茵,其实……」紫薇终于鼓足勇气,一口气把洋平和她的事说了出来。
在旁听著的茵茵,只听得表情百变,还不住笑口吟吟,似乎对二人的事情非常感
兴趣。
  「妳不要笑人家嘛,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妳了。茵茵,妳老实和我说,其实
在妳来看,我……我是不是一个很淫荡的女人?」
  「妳好呀!当日妳说要到仙台住一晚,原来全都是欺骗姨妈的,我现在就去
和姨妈说,说妳当日其实是去风流快活,整个晚上和男人亲热,还做了个通宵达
旦。」
  紫薇当然知她不会真的向母亲说,当下向她微微一笑,拥抱著她柔声道:
「茵茵妳不会这样对我的,对吗?我的好表妹。」
  「我为什麼不说,谁叫妳瞒住我这麼久。」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妳就原谅我一次好吗!」紫薇十分了解茵茵的为人,
绝对不是一个满嘴跑舌头的人,决计不会和外人乱说:「茵茵,我是说真的,究
竟我是否一个很淫荡的女人,我实在感到很害怕,自己……自己竟然会变成这个
样子。」
  茵茵瞧著她一笑,摇头道:「不用担心,这一点妳可以十万个放心,更不用
害怕些什麼. 其实到了这个年代,已无须对这个『性』字看得太重!还有,女人
和男人上床,并不代表这个女人就是淫荡。其实那个凡人没有七情六慾,情到浓
时,亦难免会发生这种事。」
  紫薇道:「这一点我都知道,但……但当日我对洋平的表现,实在……」
  茵茵微笑道:「听妳刚才所说,对我而言简直是微不足道,距离『淫荡』还
相差很远!不说别人,光是以我自己来说,我和男人在床上的疯狂程度,恐怕妳
连想也不敢想!不过今次妳真是问对人了,对于『性』这方面,本小姐聚积了这
几年的经验,亦可以说是半个专家了。」
  紫薇听见掩嘴一笑:「妳今年才多大年纪,竟然自称专家!」
  「妳不要小覷我,最低限度我的性经验比妳强、比妳多。」茵茵握著紫薇嫩
白的玉手,低声道:「好吧,我现在就和妳分享一下。」
  紫薇怔怔的看著她,茵茵接著道:「其实不论男人女人,是美还是丑,体内
谁没有慾念,尤其是我们女性更甚。其实女人隐藏在体内的慾火,一般都会比男
人强烈,只是我们刻意强忍压抑住,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淫荡的一面,更不想给人
在背后指指点点,说自己是淫妇而已。就因为女人长期以来的压抑,当有机会发
放出来时,便会一发不可收拾,相信连男人都无法招架得住,这一点妳明白吗?」
  紫薇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一半明白,一半不明,我一直以来,都认
为男人是比我们女人好色,只要看那些灯红走绿的色情场所,不是多为男人而设
吗?」
  「就因为男人没有女人这份矜持,男人好色,便成了天经地易的事。但女人
好色,就会给人叫淫妇。「色」和「淫」这两个字,其轻重和分别是不同的,因
此世上只有人叫「色男」,却没有人叫「淫男」,因为这个「淫」字,似乎是专
为我们女性而设的。」
  紫薇亦觉得很有道理,微微点头称是,茵茵又道:「紫薇妳可有留意,在网
路还没发达之前,写色情小说的作家,大多数都是男性,因为他们不怕在外面被
人指点批评,但女性就不同了,人们会认为她是色情狂、是淫妇、浪女!所以那
个时期的色情女作家为数极少。但现在可不同了,皆因网路发达,在网上发表色
情文章的女性,一日比一日增多,色情成份,比之男性作者更为露骨、更为炽情,
能够大胆地写出她们内心的心声,一些如喜欢让人轮姦、群交、乱伦等文章,近
日已经风行网路,这些若不是女性存在心底裡的慾望,她们又如何能写出这样淫
褻的文章。」
  紫薇静静地听著,点头道:「妳的说话倒有几分道理。」
  「当然有道理……」一话甫落,茵茵突然靠近身来,笑问道:「对了,洋平
下面那根东西很大吗?」
  紫薇听得整个人呆住:「我……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大,约莫有这麼粗,这麼
长吧。」紫薇用手指比一比。
  「哦!也不算小了,瞧来他插入妳那裡时,想必妳也很舒服吧,我说得对不
对?」
  「我记得第一次,他弄得我真的很痛,但后来就好多了。」
  「洋平可有叫妳用口舔他那裡,吃他的精液?」茵茵兴致勃勃地问。
  紫薇吃了一惊,连忙摇头道:「不……这个怎可以,他那裡这麼秽,怎能把
他放入口裡,更不用想要我吃他那个!若是……若是他叫我这样做,我以后再不
理睬他。」
  「妳这个人真是,难怪洋平说妳连五十分都没有,连男人最美妙的东西也不
敢放入口,这有甚麼乐趣可言!紫薇妳可知道,本小姐对男人的杀著,都是全靠
这张嘴儿,男人就是喜欢女人为他舔,更喜欢射精在女人口腔裡. 其实女人舔男
人的那话儿,也是一种乐趣,当妳把他含在嘴裡,再看著他脸上的畅悦表情,女
人那股自豪感,真个美妙极了,尤其是把他吸出精子来,男人更加把妳爱入骨髓!
下次妳就主动一点,不妨和洋平试一试,保证妳回味无穷。」
  「我才不会试这样呢,想起就噁心了。」
  「要是换了那个Q太郎帅哥呢?这又如何,妳会去试吗?」
  紫薇颓丧起来,摇头道:「我……我不知道……但又怎会有这个可能,我们
又不认识。」
  「说得也对!但世事也很难说,或许妳真有机会再遇见他也未可知。」说毕,
茵茵站起身来:「好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今晚妳就做个好梦吧,拜拜!」说
完走出房间。
  紫薇痴迷迷的坐在床上,想著茵茵刚才的说话。心想,难道女人真的是天生
淫荡,相信不会全部都是这样吧!
  她手裡仍是捧著Q太郎,楞然沉思,不知不觉间,那个英俊得让人心悸的青
年,又再慢慢浮现在她脑海裡. 紫薇确没想到,只是和那个男人的一次巧遇,竟
会被他迷得如此痴然若醉!
  「嗯!这样英姿迈往的男人,确是数尽眾多男明星,亦很难有人能与他媲美,
要是洋平换作是他,这会是多麼好!」紫薇一想到洋平,一股淫褻的念头,自脑
海裡油然而生,当日洋平那根可爱的肉棒,赫然又再浮现在眼前。
  紫薇想起他深深插进阴道那一刻,那股充实胀满的快感,是何等地让人舒服,
何等地让人迷醉,不知不觉间,紫薇的纤纤玉手,已不听使唤地慢慢往下移,按
上自己饱满的阴户,虽然是隔著衣衫,但体内那股难耐的骚动,她还是清楚地感
受得到。
  「啊……好舒服!」紫薇美意渐生,开始在心裡呻吟,阵阵的快感随著玉指
的搓揉,直透进膣内的最深处,浪浪淫水已盈满整个狭窄的阴道。
  紫薇闭上眼睛,幻想著自己给那个大帅哥牢牢拥抱住,并将自己压在他身下。
唔!这种感觉是多麼美好,简直令人为之疯狂。
  美好的幻象,让紫薇拭挤得更是起劲,淫水同时夺门而出,把内裤弄得湿了
一大片。她终于忍无可忍,缓缓把内外裤子脱去,下身光溜溜的全暴露在灯光下,
鲜红细嫩的小粉穴,已佈满了晶莹的润光,一瀅清流,正沿著她股间往下流,滴
在粉红色的床褥上。
  在幻影中的俊男,开始吻著她耳垂,接著是小嘴,那丰满而性感的双唇,把
紫薇挑逗得浑身畅美:「咿!吻我,让紫薇在你口中融化吧……」她一面幻想,
一面徐徐伸出香舌,轻轻舔著优美的樱唇。
  「求你再给我多一些快乐,你就和洋平一样,尽情玩弄人家的身体好了,尽
情姦淫紫薇吧,我要将自己完完全全奉献给你……」紫薇愈来愈难以按捺心头的
慾火,思绪亦变得淫荡起来。
  紫薇左手揉著胯处,右手不安地按上一边饱满的玉峰,五指收紧,一下一下
的搓捏推挤:「真……真是好舒服!就是这样,用你的大手狠狠玩弄我。嗯!好
美,不要光用手,求你用口吸……吸吮我!」紫薇半张著水汪汪的美目,小嘴翕
动,模样既诱惑,又迷人。
  见她把双腿往两旁大大的分开,腰臀晃动,玉指按在阴蒂上,不住往来磨蹭,
两片鲜嫩的花唇,因激情而兀自张合翕动。
  紫薇抚摩良久,终究忍不住汹涌而来的快感,纤细的玉指徐徐挤开花唇,在
那猩红娇嫩的蚌肉揉抹一会,随即玉指轻舒,直接探进阴道去。一股胀塞令她柳
眉顿蹙,樱唇吐出一声细细的呻吟,娇柔动听!脑子裡忽又想起男人胯处的阳物,
暗暗自忖:「不知他的东西是否和洋平一样,都是这麼硬,这麼长?啊!我怎麼
了,满脑子就是这些淫乱的东西,其实他的阳具是大是小,我也不必在乎,只要
能够让他抱在怀裡,我还有什麼不满足的!」
  修长细嫩的玉指,不停往来抽插,一浪浪的花露,开始沋沋湲湲,汹涌而出。
  紫薇的动作逐渐加速,强烈的快感毫不间歇地涌至。紫薇抽出玉指,把上身
衣服扯掉,全身赤条条的倒卧在床,一手握住乳房,一手放回胯间的花穴,不用
多久,紫薇已美得浑身剧颤,身子犹如拱桥一般,纤腰弯曲成一个弧形:「啊!
实在受不了,求求你再用力弄,弄死人家好了……」
  如此过了十多分鐘,忽见紫薇一连几个剧颤,身子猛地一僵,竟尔丢了。
  紫薇洩得浑身乏力,缓缓软倒下来,但双腿仍是不停地抽搐,她一手取过身
旁的Q太郎,藏在怀中,再盖上被子。得以抒解的紫薇,不用片刻,终于进入甜
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