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十年】【完】

【十年】【完】

  我和现在老婆是大学的同班同学,也算很有缘分吧,原来报考的都不是那个学校,后来阴差阳错的都到了一个学校,而且一个专业。刚进大学的时候,那时我刚失恋,以前那柏拉图式的爱情,对我打击很大,变的不爱和人交往。我老婆叫小依,她165公分身材,皮肤比较白,长得是不错,但是胸部比较小。我178公分的身材,也挺帅的(公认的)就是因为我那酷酷的样子,才造就了后面的一些故事。
  大学很多事情基本上都忘记了,记得大学刚进去的时候,我对爱情基本上没有什么想法,一些女的对我表示好感,我都直接拒绝了,当时心里一直觉得,我放不下前一段感情,就不能再去拿起另一段感情,一直觉得感情就是要认真的对待,她就是其中的一位。
  刚进大学的时候,我就做了班里的体育委员,带领班级的篮球队,认识了三个兄弟,以下称他们大哥,老三,老四(我是老二,因为我年纪排第二)我们钱都是一起花的,每个人一个月差不多都是800-1000,所以一般都是到月中的时候,我们的钱都花完了,接下来基本上吃泡面,生活那个苦啊,(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生活挺让人怀念的)老大也是一个帅小伙子,183的身材,有一个高中时代的女朋友,自然也上了,也算有了经验,天天打电话,腻的让人受不了,老三就很猥琐了,165左右,一般我们打完篮球,坐下来聊天的,基本上都是老三在跟我们传授他的经验,用他的话说他悦女无数,基本上那个女的让他看一下,就知道穿什么型号的内衣,聊一下就知道能不能去开房间,他也有个高中时代的女朋友,不在一个城市读书,每个月都会过来一两次,过来自然免不了嘿咻了。老四175左右,一个纯情小男生的样子,大学后面大家都叫他「two hours 」那是后话了。
  大学生活就这样,聊聊天,打打屁,喝喝酒,混着,大一下学期,过完年回来,小依就开始对我展开了攻势,我们篮球队早上都有早锻炼,每天早上她都泡一杯牛奶等我早锻炼结束,等月底我们钱用完了,她经常会请我们吃饭,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兄弟们都说:「依了她算了。」但是我却觉得没法接受,就一直没回答。
  那天,我们班跟别的班级篮球比赛,我们班大胜,就决定晚上出去庆祝,小依是我们班后勤的,自然也一起去了,就在校门口的小餐馆定了位置,碰到了同系一个班级篮球队也在聚餐,就并桌,他们班的队长拉着小依,一直要她喝酒,「小依,来,我再敬你一杯。」看她喝的差不多了,有点不忍心,就接过她的酒杯,「好了,她差不多了,我来替吧。」「你又不是她的谁,管得着吗」他小声的对我说心里很鸟火,心里想,那阿三咋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见他又要找她喝,终于火了。
  「老板,拿10瓶二锅头」我说(卖的是红星二锅头,小瓶,56度的好像)「是男的我们一人5瓶,喝完你还想喝,我们继续」我说「谁怕谁,来,喝」我心里一沉,心想,我日,5瓶你还能喝得下,(刚开始大家啤酒都喝的差不多了)兄弟们都在起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他都说了,喝不下也要喝,不能当孙子。心一狠,喝吧。那二锅头,一瓶可以倒两杯一口杯,十杯下去,没啥感觉,就觉得喉咙火辣辣的,那小样一看我那气势,还没喝完就跑了,心里想,5瓶二锅头也不就那事,过一会儿,大家都散了,我也站起来,发现晕,很晕,开始找不着北了,接着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后来小依告诉我,那时候我很醉,老大他们扶我去开了房间,小依就留着照顾我,记得那时候就是吐,吐得一塌糊涂,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洗澡的声音,后来一个人钻进被窝,我翻过身,抱了一下,以为是老大,(以前晚回去,宿舍关门,兄弟几个也都是去开房间,两个人睡一间,省钱,)「嗯」觉得有点不对劲,女人声音,我靠,怎么回事,睁开眼睛一看,马上把手抽开,「小依!!!」「你喝多了,他们回去了,我照顾你,天快亮了,有点困,就进来睡一下,你不介意吧。」「不介意。不介意」冷场!!!!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觉得头有点痛,用手揉揉太阳穴。
  「谢谢你。」小依
  「不用谢,那小样的我早看她不爽了」
  「头还痛吧」
  「嗯」
  「帮你揉揉」小依
  「嗯」她侧过身,一只手撑着枕头,在揉我的太阳穴,长发垂在枕头上,老二就马上立正了,感觉好尴尬。
  「还痛吗」小依
  「不痛了,谢谢」心里想,就揉几下就能不痛,我还真虚伪。
  「你困吗」小依
  「不困了」心里想,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啊,……「那你要不要做点什么」
  「做什么」心里想,这个不会是暗示叫我上她吧?
  「……」
  「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 心里一疙瘩,真的想什么来什么。那热血都冲到脑子里去了,犹豫了一下,脑子还是斗不过下半身的,一把把她压在身下,开始解她的扣子,她闭上眼睛,脱掉她外衣,迫不及待的把手按在她的乳房上,硬硬的,又软软的,隔着胸罩,还真不是什么感觉,她轻轻的「嗯」了两声,更让人受不了,手翻到她背后,想去解她胸罩,解了几次,怎么都解不下来,以前看A片的时候,男主人总是一下就能把她胸罩解下来,可是到了我这边,怎么就不是哪么一回事,心里懊恼,小依睁开了眼睛,轻笑了一声,感觉无限的尴尬,小依把手绕到背后,一下,就把胸罩解下来了~两个乳房跳出来,一阵晕眩,(不知道是酒还没醒,还是什么的)迫不及待的吻着她的乳房,感觉乳头硬硬的,一只手探进她的裤子。胡乱的摸着,感觉好多水,滑滑的,「嗯……嗯……」小依轻声的叫着解下她的裤子,也解下自己的裤子,老二马上跳出来,我的阴茎差不多16厘米,今天感觉特别粗大,充血厉害,提抢上马,准备插进去的时候,突然脑袋里生出一个念头。
  鬼使神差的就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处女」
  「……」沉默,「不是」
  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像有点如释重负,又有点失落。
  「你是第一次吗?」小依
  「嗯」
  「对不起,你可以不要的」小依。
  心想,都脱光光了,怎么停下来。心里一狠,插了进去,感觉小弟弟被包的紧紧的,有一种要射的冲动,心想,不会这么快吧,以前手淫的时候都要弄半天。
  有水珠划落到手上,热热的,心里一惊,她怎么哭了。
  「木,我爱你」
  「……」不知道怎么回答,感觉心里很难受,一下清醒过来,「对不起」我说,准备把小弟弟抽出来,小依一下抱紧我,「要了我,好吗?」「恩」我轻轻的动着,
  「嗯,嗯……」她闭着眼睛,小声的叫着,眼角挂着泪~好心疼,靠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我也爱你~」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射了,射在她里面了。看着她一脸的幸福~「你可以不用负责的,可以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小依那时候就决定了,我不能这样对她,我要爱她,我要疼她,「我爱你」,紧紧抱在一起~人家说,女人很看重第一次,其实男人也是,我没有处女情节,但是我其实挺在乎自己的第一次的,她是我第一个女人。后来听她说,那天晚上她没有高潮,还是很想做,很想我插她,但是她不敢说。
  大二的时候大哥的女朋友也考上了我们学校,是我们的学妹,我们就合计着一起出去租房子,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干柴烈火,又是刚享受到这个乐趣,自然免不了天天做爱,有的时候听到隔壁大哥跟大嫂做爱的声音,总是无限冲动,抱着老婆也会干上了,此起彼伏的,也算趣味无限,时间就这么过着,转眼间有一个年过了,一年时间好像大家都开始有了疲劳期,开始不那么热衷于做爱,从开始的一天几次,到最后的几天一次,很多事情总是在人没有准备的时候发生。
  (原来这中间还有一大段,觉得写不下去,就删掉了,包括大二那年过年,我去小依家拜年,她家里人也比较喜欢我,在她家住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小依溜过来跟我一起睡,她妈妈知道了,第二天早上还拿了长期避孕药给她,我才发现她老妈真开放,从那个时候我在她家里,我们两个就住在一起了。)小依对我一直都有一种愧疚感,觉得她的第一次不是给我,而我的第一次却是给她,觉得不公平,经常说有空帮我找个处女让我试试看什么感觉,我每次都开玩笑的说,「那好,你快去弄一个来。」然后她总是很认真的说,「好的。」我总是笑笑,从来没有把这话当真,没想到后来,她还真给我弄了一个处女,其实我没有处女情节。这个都是后话了。现在先说说我的第二个女人:大哥的女朋友。
  自从我,小依,大哥,大嫂,四个人合租了后,两房一厅两卫,我跟小依睡的是主卧室,带卫生间,里面有热水器,公用的那个卫生间没有热水,所以大哥跟大嫂洗澡都在我房间里的卫生间里洗,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无意间总会看到一些春光,比如那穿这睡衣,不带胸罩的乳头,比如睡裙底下的内裤,比如弯下腰领口可看见的整个乳房,不得不说,大嫂的奶子真的很大,D罩杯,真让人眼馋。
  有的时候,我们兄弟四人聊天的时候,偶然会聊到大嫂,大哥总说,大嫂奶子真大,我总会附和,是啊,是啊,我看见过。大哥也不生气,总说,漂亮吧,我总是在那边傻笑。
  大学的时候我们有选修第二门外语,大一刚到的时候,我就义无反顾的报了日语,老三,老四报的也是日语,大哥和小依报的都是法语,大哥觉得报法语的美女多,反正每次上课都在睡觉,睡在一堆臭气熏天的男人堆里,还不如睡在那香气弥漫的女人堆里。那女孩子如小依,自然是觉得法语比较浪漫,我实在不理解,这个是什么理论,叽里咕噜,能听出浪漫?那我们三个一直都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完全听懂日本先辈mv里所说的话,啥亚麻的,虽然到最后,我们也没有能学会几句日语,日本的女优层出不穷,我们也还是不懂她们在喊些什么,但是并不影响我们对日语大片的研究,说着说着好像又扯远了。
  那天下午大哥和小依去上法语课,我们日语课的老师请假没来,我就早回宿舍了,5月的天气,的确是有够热的,打了一会儿篮球,回到宿舍,看了下大哥的房间,没人,以为大嫂也不在,于是就把自己剥光光,准备去洗一下澡,推开卫生间的门,我吓了一跳,小弟弟马上起立,我终于看见了大嫂那可以勾起那无数人兽欲的身体,那满身的泡沫,那高高凸起的乳头,那挂着泡沫的阴毛。
  我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是,洗澡怎么没有声音,第二,怎么没有关门,第三,怎么我该说什么,臆想中的「啊」的一声没有听到,大嫂看了下我的小弟弟,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好粗」,我无限尴尬,马上退了出去,穿上裤子,小弟弟自然还是敬礼状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不自在。过一会儿,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帮我拿一下衣服和浴巾好吗?」我一蒙,洗澡还不带浴巾和衣服的吗?回答「哦,在哪里?」「我房间右边的一个衣柜」走到她房间,打开她的衣柜,一堆内裤,一堆内衣,还有一堆衣服,突然想到,糟糕,忘记问要哪一件了,现在去问又不可能,看见一套黑色蕾丝的,觉得漂亮,脑子里突然闪过她穿这个是什么样,顺手就拿了起来,顺便拿了件衣服,拿了条浴巾就走了,敲了门,把衣服递进去瞬间,突然想到,我忘记拿裤子了,马上屁颠屁颠的又跑过去拿裤子,拿了裤子,回来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开了,她穿着吊带上衣,蕾丝小内裤就出来了,小内裤上隐约可以看见阴毛,我又闷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接过我手上的裤子,穿上。
  「好看不?」
  「嗯」我条件反射回答。
  突然她伸手摸我的小弟弟一下。
  「当作补偿」她笑呵呵的走回自己房间,又转过身对我说「好大,比我老公的大。」马上冲进房间洗了个澡,一整个下午心里老是不时想起大嫂的身体。其实我一直觉得,兄弟妻不可欺,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想法发生了变化。
  过了几天,下课时,大哥叫我出去聊天,我想,完了,大哥一定知道了,兄弟都没有的作了,心里其实还挺委屈的,想着,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她不关门,而且我又没碰她,她还摸了我呢~吃亏的该是我吧。大哥叫我出去,跟我磨叽了半天,一直讲着没有营养的话,最后扯着扯着才扯到了大嫂上面,他说:「阿紫怎么样?」我心想:你说人呢,还是身材呢,还是啥的?我该怎么回答呢,沉默。
  「阿紫(大哥叫大嫂这么叫的)说昨天你看见她洗澡了。」「嗯,我不是故意的,觉得不痛快就揍我几拳。」我们继续沉默「阿紫说她也看到了你的鸡巴。」
  「恩,那时候我也准备去洗澡。」
  「阿紫说她摸了你的鸡巴。」
  「啊(升调,惊讶中)……嗯」心里想怎么这个也能说。
  「你觉得阿紫怎么样?」
  「很好」
  「想不想干她?」
  沉默……
  「没想过」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上她,我对着电脑发誓,那时之前真的没有想过。
  「要是她想让你干呢?」
  「不行。」
  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不记得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痛并快乐的,大嫂开始时不时的让我看到她的私密部位,在房间里基本上都不穿内衣,夏天衣服薄,每次都能看见她高高的乳头,时不时还能看见她整个乳房,好几次她洗完澡出来,穿着睡裙,都不穿内裤,有的时候还故意让我看见她的阴部,小依不在的时候还会挑逗我,有的时候大哥看见了,对着我傻笑,我在想这个是什么状况,真要让我干你女朋友?
  时间总是悄悄溜走,转眼间又是一个暑假。期末考完了,大家都准备回家,像往年一样,今年暑假我也没打算回家,小依回去了,她家里人叫她回去,她奶奶要过大寿,大哥,大嫂家离这个城市比较近,所以一定会回去,今年暑假就只剩我一个人,准备找点暑期工打打。送小依去坐车的时候,小依把我拉到一边,她说「阿紫想让你那个,你为什么不要?」「啊(继续升调,惊讶中),谁说的?」「阿紫跟我说的,其实我没有意见,你可以要她,这样我觉得公平点。」「乱说话。」心里想,这个世界怎么了,我的思想有问题还是她们。
  「反正我觉得要是可以的话,你就做吧。」小依说好吧,我承认,我开始有点想了,我开始觉得,如果再有那么个机会的话,我就搞吧,但是我想,暑假是没有机会了吧。
  暑假在忙碌的打工中度过,一晃就是一个月,那天我上早班,我在的餐厅二十四个小时营业,我上小夜,12点下班,今天收到大哥的一条短信,「好好干」。莫名其妙的,什么是好好干,应该是能偷懒就偷懒才差不多,又不是作长期的,用得着那么拼命工作吗。看来大哥头又被门给挤了,总说胡话。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包泡面,准备明天中午应付一下。
  到楼下,抬头一看,不对,我的房间灯怎么是开的,有小偷,应该不会,小偷没那么大胆,小依回来了?不对,过两天她奶奶大寿,跑上楼打开门,进了我房间一看,大嫂在我房间,穿着睡裙,靠在床上,正看着日本大片,睡裙微微掀起,露出了阴部,没有穿内裤,一只手正抚摸着阴蒂,一只手抱着她的大奶子在揉,我又是一惊,准备退出去。
  「别走。」大嫂说
  「大哥呢?」
  「没来,这个月你是我的。过来。」
  「……」
  「快点过来。」大嫂说
  「你怎么回来了?」我说
  「回来勾引你,犒劳你,快过来。」
  「……」
  「快过来,我等了你一天了。」
  其实我的鸡巴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就已经充血完毕,我终于下了一生中的一个重要决定,我要干她。以我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裤子和衣服,冲了上去。
  「你的鸡巴好大啊,比我老公的大,我要你干我。」我爬上去,两只手握住她的奶子,好大,真的好大,两只手抓不住,她的乳头硬硬的,一个月没有做爱了,我使命的揉着她的奶子,她一只手抓住我的鸡巴,闭着眼睛,嘴巴虚张。
  「好大,我好喜欢,好硬。」
  我脱掉她的睡裙,双唇马上对这她的乳头,吸允,两只手不停的揉着她的奶子,好坚挺,好有弹性,她的两个奶子让我着迷。
  「好痒,好痒,我想要,进来,快插进来,我都等你一晚上了。」她张开了双腿,拉着我的鸡巴就往她的阴部塞,「快进来,快进来,我要,我要你的鸡巴。插我。」我的鸡巴碰到她的阴部,好滑,好多淫水,顺着留下,留在竹席上,湿了一片。
  顺着她的身体,往前一推,有剥开一层肉的感觉,她的阴道口很小,进去后,感觉里面又一个世界,很软,却不紧,只有阴道口紧紧抓着我的鸡巴,往前用力的一顶,才能感觉到她的花心,整个阴茎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些淫水因为我鸡巴的侵入,从她的阴道里被挤出来,顺着她的屁股留下。
  「啊……啊……,快点,快点,我要,快点,用力插我,我快高潮了。」我用力抽插了几下,就感觉她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开始出现了痉挛,前后抽插不到20下,她就用力的抱紧我。
  「不要动,不要动。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我轻轻的动了一下,她马上抱紧我,不让我动,夹紧双脚,在享受高潮。
  「不要动,先不要动,我好舒服,你的鸡巴让我好舒服,一下就高潮了」看着她两眼迷茫,零乱的长发洒在床上,好诱人,轻轻的挤压着她的乳房,让我忍不住咬上一口,用力的吸允着,大概两分钟,她恢复过来了。
  「我还要,来,插我,我好舒服。」
  她的阴道不断有淫水流出,打湿了我的睾丸,感觉有水顺着我的睾丸留下,滴在竹席上,我有节奏的抽插着,一边咬着她的乳头,我太爱她的乳房了,不舍得放嘴其实这个姿势不舒服,我脖子要弯着,但是我舍不得放开。
  「啊……啊……啊……好涨啊,好涨啊,你快撕裂我的小妹妹了,好舒服啊。用力点,快点。」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得不放开她的乳房,抬起她的双脚,终于可以很容易的顶到她的花心了,用力的抽插着。
  「啊……啊……啊……,快点,快点,好痒啊,好痒。」我用力的抽插着,冲刺着,我快射了,加快了速度,她发现我要射了,眯着眼睛,「啊……啊……啊……,等我一起,啊……,等我一起,快高潮了,快高潮了,好舒服。」我用力的抽插了几下,就射了,把我这一个月攒下来的货全部都交代给她了,鸡巴抽搐着,不断的涨大。
  「啊……啊……,不要,不要,等一下,等一下,我快高潮了,用力插我。」「啊……啊……你的鸡巴好大,好涨,好舒服,继续插我。」「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快了,快了,啊……,啊……」
  我已经高潮了,趁着鸡巴还是很硬的时候,用得的顶着,「啊……啊……啊……」大概一分钟,她也高潮了,「啊……」一声很长的声音,她紧紧的抱着我,好像要把我揉进她的身体里,紧咬着嘴唇,皱着眉头。
  过了几分钟,她放开了我,我从她的身上滚到旁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乳房。其实这次从我插进去,到我射了,还不到十分钟,我很冲动的就射了。
  「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大嫂「……」「哈哈,我终于勾引到你了,终于把你给吃了。」「……」「喂,你哑巴了?」
  「没有,不知道说什么。」我说
  「对不起,」她说
  「啊?对不起什么?」我说
  「我把你给上了,我会对你负责的,以后只要你想上我,我把老公都踹床底下去。哈哈」「……」继续我的哑巴。
  「你的鸡巴好大啊,好容易让我高潮。」一边抚摸着我的鸡巴一边说。
  「大哥的也不小。」
  「他的比较长,你的比较粗,不一样,我比较喜欢粗的,有一种被填满的感觉。」「……」「这个月,我会好好喂饱你的肚子,然后你也要好好的喂饱我。」她说「嗯,我觉得对不起小依。」我转移话题。
  「我来的时候就跟小依说了,说把你借给我一个月,她什么都知道。没问题的。」她说「那大哥呢?」我说「他,都没空搭理我,在家出不来,才叫我过来找你的,让你代他来服侍我的。我都一个多月没做了。」她说「恩,那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刚才没带套,明天要不要去买药?」「哈哈,不用了,我大姨妈刚过两天,而且我有吃长期避孕药,大哥都不带套的」她说「哦,」她继续抚摸着我的鸡巴,我抚摸着她的乳房,对于她的乳房,从第一次摸到她的奶子,到现在,我都一直钟爱着,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深深的吸引着我。一会儿,我的鸡巴开始慢慢的有了反应,又开始硬起来了。
  「我亲爱的小弟弟,该起床了,姐姐来给你按摩,乖哦。」她说「你真色。」我捏了一下她的乳房。
  「我就是色,怎么了,我这个是会享受,」一边抚摸着我的鸡巴,上下套弄着,「为什么你的鸡巴这么大呢?」「不知道,牛鞭吃的。」我瞎掰中
  「吃牛鞭有用?那改天我去弄点给我老公吃,炖的吗?」她很认真的说着。
  「不是,要生吃」我再次瞎掰。
  「骗人,你坏蛋,那好,现在我要生吃你的小弟弟了。」她翻过身,头靠近我的小弟弟,看了一下,「你的鸡巴真漂亮」「你的咪咪更漂亮」心里想,鸡巴能用漂亮来形容吗?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其实这也是至今为止唯一听到的一个人这么品论鸡巴的。
  「你给我口交好吗?」大嫂说
  「不行。」
  「为什么?」
  「你鸡巴里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把我孩子吃到肚子里去。」我说。
  「你坏蛋,那我去洗澡,你也要去,一起去。」她坐起来,牵起我的鸡巴就往卫生间里拉。我就顺着她去了卫生间。
  「来,你帮我洗。」大嫂说
  我打开花莲喷头,调节了水温,让温度感觉舒适,把她拉了过来。打湿了她的身子,给她抹上了沐浴乳,双手抚摸着她的肌肤,很滑很滑,荡起了很多泡泡,不知不觉又摸上了她的奶子,戳圆,捏扁,她的奶子,总让我不可自拔。
  「这么慢,我自己来,」她冲去了身上的泡沫,拿起喷头,蹲下来,对着自己的阴道冲着,一根手指套弄着自己的阴道,想冲去里面的残留的精液。抬头看着我的鸡巴。她抓着我的鸡巴,抹上沐浴露,上下套弄着,很认真的抚摸的我的鸡巴,抚摸着我的睾丸袋,好像对待一个艺术品,生怕它坏掉,淫荡的表情让我的鸡巴充血更严重,有一种要爆掉的感觉,一会儿,她冲去我鸡巴上面的泡沫。
  「好了,现在我要开始午夜的点心了,亲爱的,到床上去。」拉着我的鸡巴就出去了,把我推到床上去,背对着我,坐在我的胸口上,把我压在身下,一只手扶着我的鸡巴,张开嘴巴,含着我的鸡巴,细细的品尝着,就像吃着冰棒,不时的舔着我的龟头,一股酥麻的感觉弥漫着我的全身,就像要融化了一样,我忍不住挣扎了一下,她压的更紧了,嘴巴上下套弄着,下身贴着我的胸口摩擦着,一片热乎乎,湿漉漉的感觉,分不清是刚才洗澡没擦干的水,还是她阴道里留出来的淫水,也许还混着我的精液。
  大嫂含着我的鸡巴,翘起她的屁股,对这我的脸,含糊的说:「现在你也要给我口交。」水顺着她的阴毛,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盯着她的阴部,她的阴部肥肥的,阴毛杂乱的长着,内阴唇露在外面,一张一开的,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在阴唇的顶部,可以看见一个小豆豆露出。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小豆豆,她阴部就会收缩一下,挤出了一些淫水,顺着嫩肉流下,我舔着她的阴部。
  「嗯……嗯……」她含糊着叫着,摆动着屁股,更用力套弄着我的鸡巴,奶子贴在我的肚子上,能感觉到她坚挺的乳头摩擦着我的肚皮,我吸允着她的阴蒂,舔着她的阴唇,嫩肉,不时用我的舌头挤压着她的阴道口,她的淫水混着我的口水(应该还有一些我的孩子),被我吸到了嘴里,有种涩涩的感觉,我双手伸下去,握住她的奶子,我可爱的奶子,我又一次抓住了你,两手难以掌握。
  「嗯……嗯……」她挣扎更剧烈了,快高潮了,她抬高屁股,嘴巴也放开了我的鸡巴,「我要进来,我要插进来,我要你的鸡巴插我。」她转过身,一只手扶着我的鸡巴,对着我的鸡巴坐了下去。
  「啊……好涨,好舒服。」她用力的摆动着身体,胸前的奶子顺着她的摆动,跳动着,我忍不是又抓着她的奶子,它实在太让人着迷了,粉红色的乳头,坚挺着。
  「啊……啊……啊……,我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好舒服,好舒服」她屁股顺着我的鸡巴摆动着,画着圈圈,速度越来越慢,却越来越用力,我的龟头,每次都会跟她的花心用力的摩擦着。
  「啊……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她扬起脖子,嘴巴虚张,阴道收紧着,颤抖着,她高潮了,整个人瘫倒在我身上。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挪动,我也感觉到自己快达到高峰了,我用力的顶着,做最后的冲刺,又一次的射在了她的里面。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我们做了多少次,最后累得两人都昏昏的睡去,到第二天下午两点才起来,起来洗了下澡,草草收拾了一下,我去餐厅辞去了工作,开始了我一个月淫乱的生活,那一个月除了我们要外出买东西,在宿舍里全部都是赤裸着身体,只要我鸡巴一有反应,她就绝对不放过我,时不时的捧着我的鸡巴说「真漂亮。」不忘记折腾两下。
  期间大哥也来过电话慰问她,还说要看我们两做爱什么样,她也答应了,我没答应,也没反对,这一个月的时间快把我给榨干了。
  转眼间,又到了开学时间,同学们陆陆续续都来学校了,我们还忙碌着我们的激情生活,那天,小依要回来了,说下午四点会到,叫我去接她,我答应了,大哥要过几天才能过来,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看着大嫂赤裸的身体,我就想,反正还有还有几个小时,趁着这个时候再搞一次,以后应该机会不多了,毕竟小依在,虽然她说没有什么意见,但是难免会尴尬,我也不准备再继续下去了。
  我抱着大嫂,抚摸着她的奶子,心里想这个到底是怎么长的,可以长这么大,走起路来应该很累吧,我的鸡巴渐渐又硬起来了,大嫂还在睡觉,这几天每日每夜的做爱,生活很没规律,她睡觉的时候还是握住我的鸡巴,感觉我的鸡巴又硬起来了,她睁开了眼睛,还在迷糊状态,我一直觉得女人刚睡醒的时候最性感,也最让人冲动,我的鸡巴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早,小弟弟,这么早就起来了,来,姐姐来给你按摩。」大嫂摸着我的鸡巴说道。
  其实我最喜欢的姿势是老汉推车,感觉特别有征服感,最后一天我决定一定要用这个姿势,不能老是让她在我身上划圈圈,每次她先高潮了,她就不想让我用老汉推车,因为她的身体老是软趴趴的,动不了。
  我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一直手抚摸着她的阴部,偶尔滑过她的阴蒂,偶尔插入她的阴道,一下子她的淫水就泛滥了,顺着股沟往下流,我对这她的耳边吹着气,轻声的说,「紫,让我从后面干你好吗?」她缩着脖子点了下头,翻过身子,我拖起她的小腹,让她跪趴着,我单膝跪着,掏起我的鸡巴对这她的花丛就插进去,轻轻抽送着,让她适应我的大鸡巴,一只手托着她的奶子,用力的揉着,一只手揉着她的屁股,突然,房间的门被退开了,我一惊,小依就站在门口,对着我笑,我现在是做也不是,拔出来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完了,被她看见了,她应该不想看到吧。
  「你们继续。」小依说。阿紫在笑。
  「那个……小依……我……」我说,
  「没事,你们继续,我先整理一下衣服。」小依说「木,我要,继续插我,不要停。」阿紫看我不动,摆动着她的屁股,那时候我不知道,原来她们两个是约好了的,早回来,给我个惊喜(是惊吓吧)准备玩3p。我轻轻的抽动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依放下箱子,脱掉了衣服,从后面抱着我,两个小奶子顶着我的背,一只手抚摸着我的睾丸,手里充斥着大嫂的淫水。
  「阿紫,你好多水哦。」小依说
  「木真厉害,鸡巴又大,插得我好舒服,当然好多水了。」大嫂说,她们轻笑着,我感觉很不自在,有无限刺激,我用力的抽插着,把所有的尴尬变成了抽插的动力,随着我的抽插,阿紫的阴唇里外翻动着,又增加了我的刺激,使我更用力的抽插着。
  「啊……啊……啊……,木,好舒服,你痒,我快受不了了,快点快点。」大嫂喊着。
  小依爬到的前面,一只手抚摸着大嫂的奶子,一只手伸到大嫂的胯下,抚摸着大嫂的阴蒂。
  「阿紫,你的奶子真的好大,分一点给我吧。」小依「啊……啊……啊……,用力,用力,我要高潮了,要高潮了。」我更用力的抽插着,却没有要射的感觉,龟头麻麻的,可能最近做太多了,有点麻木。感觉到大嫂的阴道开始收缩,高潮了。
  「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不要,不要,」大嫂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开始跪不住了,「好舒服啊,」「老公,现在来干我吧,我也想要。」小依一边摸着自己的奶子,一边摸着自己的花丛,说道。
  「阿紫说跟你做爱,女的在上面的姿势最舒服,我要在上面,老公,你躺下。」我躺了下来,小依顺着我的鸡巴坐了下去,小依的阴道很紧,感觉我的鸡巴好像撕开一条裂缝,挤进去了,鸡巴被紧紧的包住,四面都会受到挤压,很容易让男的高潮,花心很深,很难插到底部,只能若隐若现的感觉到花心的存在。
  「嗯,嗯……,」小依一如既往的小声的哼着。
  「老婆,我爱你,还是跟你做爱最舒服。」我说「难道跟我就不舒服吗?」大嫂恢复过来了,准备加入。
  「舒服,舒服,都舒服,谢谢你们」我说着。
  「那还差不多,」大嫂起来,虚坐在我头上,面对着小依,抚摸小依的奶子,「给我口交。」小依坐在我鸡巴上用她紧紧的阴道,套弄着我的鸡巴,我舔着大嫂那充满淫水的阴部,大嫂抓着小依的奶子,两个女的接吻着(好像女的比较容易双性恋,两个男的,好像比较不容易接受。)房间里充斥着淫荡的味道,在我射了后,小依也达到了高潮,两个女的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我却好像成了多余的。
  后来大嫂她说,跟我做爱最舒服,特别是男下女上,她坐下,我的龟头正好顶在她的花心上,又比较粗,让她很舒服,而大哥的比较长点,她没办法完全坐下去,她又特别喜欢男下女上,说比较容易高潮,她可以比较投入,后来时不时会来找我,说我的鸡巴容易让她高潮,到现在还一直没有改变,我所有的女人当中。
  我最喜欢她的奶子,喜欢她给我乳交,但是她不喜欢乳交,她说,那样她没感觉,还不如给我口交,跟她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容我以后有空再跟你们慢慢道来。
?????? 【完】
?????? 2359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