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古典】【伐国舅】【作者:不详】

【古典】【伐国舅】【作者:不详】


  午後,城外十里坡。
  
  一个青年驾着牛车,拚命赶路。
  
  车厢内,有个廿来岁的绝色妇女,她愁眉低锁,不住的往後望:「相公,快点!」
  
  「娘子,穿过松林後,相信会安全!」青年叱喝着驱赶牛车。
  
  就在他们接近松林时,林中突然拥出一排健马劲卒:「郭叁郎,你住那跑?」
  
  「李国舅!」驾牛车的青年失声:「是他?!」牛车内艳女亦惊呼起来。
  
  「想走?陈州境内,你插翅难飞!」叁骑健马抢前,其中一人用刀柄一击,将郭叁郎打翻,另外两人就将牛车上的艳女扯上马背。
  
  「相公…相公…」艳女凄呼。
  
  「雪娥!」青年挣扎站起:「强抢人妻,还有大宋王法?」
  
  马背上一个家丁挥马鞭将郭叁郎击倒,叁骑奔回一个瘦长无须的汉子旁,其中一人伸手一击,将那艳女雪娥击晕:「国舅爷,佳丽已得,那小子…」
  
  他指了跌跌撞撞的郭叁郎。
  
  「拿弓来!」李国舅引弓搭箭:
  
  「中!」
  
  「哎唷!」郭叁郎应弦而倒。
  
  「这小子就像给强盗拦途杀了,走!」李国舅扬手,健马直奔回陈州。
  
  雪娥慢慢清醒过来,她身上只有胸兜、亵裤,手足摊开,像大字似的,被铐在一张很长的『桌』上。
  
  「哈…雪娥,我绑你在『如意机』上,今番你逃不了!」
  
  枯瘦的李国舅站住『桌』旁,赤裸上身,手中提着一壶酒。
  
  「恶贼!」雪娥虽不能动、但仍向他吐口水。
  
  但口水住上吐不远,跌回她的粉脸上。
  
  「香涎!」李国舅趴在她身上,伸出舌头就舐她脸上的口水。
  
  「鸣…喔…」雪娥头乱摆,但他捉着她的脸就不停的舐,还将满是酒气的臭嘴,吻在她的樱唇上。
  
  雪娥张嘴就咬他的口唇。
  
  「哎唷!」李国舅的嘴破了,流出血来,他幸而缩得快,他站回桌边:「姚雪娥,今宵李某一定要淫了你,你走不掉!」
  
  他放下酒壶,搓了搓手跟着大力一握,就握着她一边奶子,雪娥急得喷泪!
  
  「这『如意机』是依随炀帝的『如意车』图则…」他在桌下拨弄,桌面可以升高、降低:「绑住这里,任你叁贞九烈,也要给我投降!」
  
  他用力一扯,雪娥的胸兜始扯开,双乳左右汤了汤。
  
  「噢!」她脸颊通红,双目紧闭。
  
  雪娥的双乳很白,连蓝色的筋脉都看得一清二楚。
  
  两粒乳头像红豆似的小,腥红而软,香泽微闻。
  
  李国舅吞了口涎沫,他的掌心搓揉她红豆似的奶头上:「新剥鸡头肉,果然又嫩又香!」
  
  他除了搓捏之外,还伸长舌头去舐。
  
  雪娥哭着:「淫贼,你不得好死!」
  
  「本国舅不得好死,你这骚货就欲仙欲死!」他猛地从靴筒拔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一挑就挑开她的亵裤的裤管!
  
  「狗贼…」雪娥嘶叫着,她身上仅有的一块布,都给他割得片片碎,她整个牝户呈现李国舅眼前。
  
  那是团粉红色的嫩肉,上面有稀疏的芳草。
  
  「喔!」雪娥又气又急,晕了过去。
  
  「名器!」李国舅将鼻子凑到牝户前,嗅了两嗅:「果然有芬芳之气!」
  
  他狞笑着,脸色突然一沉:「郭叁郎先碰她,我扒二摊?不行!」
  
  他匕首一贴,就平贴在雪娥牝户上:「好歹本国舅也要留个纪念!」
  
  他将刀锋顶着阴毛轻刮,那刀锋十分锐利,片刻间,雪娥右边牝户的阴毛被剃光,露出青青黑黑的毛脚!
  
  「哈…好,再来!」李国舅的刀锋再沿着左边刮,半盏茶时间,雪娥的牝户上变了寸草不生!
  
  他张嘴一吹,那些阴毛飞扬起,跌到如意机下的地上。
  
  李国舅将匕首插回靴筒内,细细的看着雪娥大张的阴户。
  
  这阴户『蚌肉』不外露,刚才刮毛之时,倒伤了外皮,有部分渗出血丝,李国舅看了半晌:「昔日潘金莲醉卧葡萄架,今我也照本煮碗!」
  
  他将酒壶再提起,就倾美酒住雪娥牝户上!
  
  「哎唷!」酒是辣的,滚在牝户上,将雪娥痛得醒过来!
  
  「良家妇女?我就要你变淫娃!」他将如意机降至脚下,跟着脱去靴子,就将脚趾踩着雪娥牝户的阴蒂,轻轻挑弄。
  
  雪娥不能动弹,被他脚趾踩着左搓右揉,淫津流了些出来。
  
  「哈…还不变淫妇?」李国舅边笑边退,在密室的几上,取过一碗黄李子,先执一粒,就打向她的牝户。
  
  「哎哟…哎哟:!」他连掷叁个,皆正中花心,弄得雪娥连声哼叫:「淫贼,你不要折磨我,杀了我罢…喔…」
  
  「本国舅还未尽兴,缘何要杀要宰?」他狞笑着,从几上又取一瓷瓶:「这『声声颤』,搽少许在你牝中,片刻间就要你痕得要死!」
  
  他又将如意机升高回原状,跟着倾倒瓷瓶,将一些黄色粉末,弹入她牝户内。
  
  他怕粉末入得不够深,还用中指伸入牝内,将药粉四处涂抹。
  
  这下子可真弄得雪娥贞妇变淫娃,那药粉在花心内四周溶化,弄得她内阴似有千百虫蚁,在内咬她的肉!
  
  「哎哟…」雪娥星眸半闭,牝户淫津猛出,她口唇抖颤,理智半失:「一定有人…诛你这奸贼!」
  
  她下体痕得难受。
  
  「哈…我就告诉你…」李国舅狞笑:「我李元孝有圣旨,见天不斩,见地不诛,不能用金、木、水、火、土伤我,就算包黑亦奈我不何!」
  
  他的手又模住雪娥滑溜手的大腿上:「假如一个时辰无男精滋润,你就会变成荡女了!」
  
  李国舅坐住『如意机』旁,看着雪娥难受。
  
  她只感到牝户内像有千百条毛虫在爬,她脑海想到的,是男人的阳具。
  
  「鸣…」雪娥哭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快将崩溃,那『药』会便她变淫妇!
  
  她两扇『无毛』的阴唇皮,微微的抖动,淫水流得板上都是湿湿的。
  
  李元孝瞪着她腥红的牝户:「好!就让你试试极乐!」
  
  他解开裤子,露出龟头黑黑的阳具来!
  
  那根东西起码六寸长,虽然是半软半硬,但 角毕现,雪娥望了一眼,吓得不敢再看。
  
  李国舅住『如意机』下,掏出一个包包来,拿出里面一个毛茸茸的羊眼圈。
  
  他用手搓了搓肉茎,将那话儿弄得硬直一点,跟着将羊眼圈套在龟头上。
  
  雪娥等了半晌,不见他有异动,再张开眼,就见到李元孝在龟头上戴上羊眼圈,任龟头四周露出尖尖的幼毛来。
  
  「哎呀!」她心中吓了一跳,雪娥毕竟是良家妇女,没试过淫具,当然忐忑不安,但下体却不住的流水,又想有东西给她止痕。
  
  李元孝套上羊眼圈後,又掏出一个『银托子』来,这东西套住阳具末端,有两个匙羹似的东西,将两颗睾丸托着推前。
  
  原来交合之时,睾丸会向小腹缩,缩到小腹上时,就会 精。
  
  而这银托子恰巧就将那两颗小东西托着,以使之小能在住後缩,这样就不曾早 !
  
  李元孝戴上两件宝贝後,拨动了如意机的机关,那桌面下降,将雪娥『无毛』的牝户,『较正』在他阳具前,他解开铐着雪娥足踝的铁扎,双手捉着她又白又滑的足踝,就用力一挺!
  
  「噢…啊…」雪娥忍不着娇呼一声,他的阳具一挺就挺到底!
  
  那羊眼圈的毛毛,揩住她牝户内的嫩肉上,又酥又麻,弄得她连打十几个冷颤。
  
  李元孝站在『如意机』旁来『操』雪娥,自然较为省力,他狠狠的刺了十多下。
  
  「果然是名器,又紧又湿又暖,这郭叁郎几生修到!」李元孝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又狠狠的插了廿多下。
  
  只听见『吱、吱』连声,雪娥牝户内,涌出带白泡的淫汁来,她既不能挣扎,那羊眼圈抵着她的花心勾出插入,弄得她死去活来,双眼翻白!
  
  不过,雪娥不敢呻吟,她知道一叫,徒令李元孝再增快感。
  
  但他抽插得越快,那牝户内的『痕痒』感就减轻,她亦乐得他狂插!
  
  李元孝咬牙抽插了两百来下,雪娥的淫汁已流尽,她的阴户深处,突然有股吸力,将他的龟头吸着,就住内扯!
  
  「噢…来了…」李元孝乐得趴住雪娥身上,享受着她『鲤鱼嘴』似的乐趣。
  
  他双手摸着她的玉峰,间中亦大力的挺多叁几下,只感到畅快莫名。
  
  雪娥陷住昏迷中,她似乎将李元孝当是夫婿郭叁郎,她哼起来:「官人…我要…」
  
  「来了…」李元孝提起屁股,又狠狠的插下去,也不知插了多少下,他只觉一阵甜畅,一道道的热精,就直喷入她花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