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古典】 【昆仑后传】 【作者:不详】

【古典】 【昆仑后传】 【作者:不详】


自蒙古一统天下后制定四等人制度,蒙古人为一等人,色目人为二等人,北方汉人为三等人,南方汉人为四等人,这种带有极度种族歧视的制度亦令不甘成亡国奴的汉人誓死反抗,但在强大的元军的清剿下反元义军死伤枕籍,南方反元义军的根据地天机宫亦毁于一旦,而在北方则活跃着一支强大的反元力量,这就是在大雪山传人柳莺莺带领下的天山十二禽等义军屡屡重创元军,惩奸除恶,令蒙古人恨之入骨。
巴喀尔一边喘息着一边继续卖力抽送着自己的肉棍在他爱妾如烟那具雪白的胴体中进出着,“哦----,好-----,好啊------”,他胯下的如烟一丝不挂卖力的迎合着他,两条白晰丰满的大腿死死缠着他的熊腰,一双硕大的乳房如同一对皮球般跳动着,媚眼如丝娇喘连连。
“好啊——,我————我干死你——————巴喀尔只感到自己的肉棍膨胀的要爆炸似的,当下贴近如烟将自己所有的男精都射进了她娇小的子宫内,如烟只感到一股热流只涌入自己体内,直激动的她情泪横流,指甲直插入巴喀尔的后背,纵声淫叫声音直传出老远。
高潮过后的巴喀尔只感到浑身虚脱,那根铁石般的肉棍也萎缩了起来,无力的熊躯趴在如烟的玉体上,而如烟则已经受不住高潮的刺激昏睡过去。
面阿滩此时也是有苦自己知,他趁柳莺莺不备以大手印偷袭本以为十拿九稳,谁知竟被对方卸去大半掌力还以梭罗指回敬自己一记,只指劲的肩头只感麻冷不堪,唯有以密宗心法驱除阴力,脸上还要面不改色的说道:“柳施主好功夫,真是长江后浪摧前浪,在下大元国师八师巴座下弟子阿滩请柳施主赐教。”
柳莺莺缓了一口气冷笑道:“我当是谁那么不要脸出手暗算,原因就是那个活佛的弟子,你们平日里干的抢男霸女毁人祖坟之事也配自称佛门弟子?”
“哈哈”阿滩干笑了一声道“我师父门下弟子众多,偶尔有几个败坏了他老人实名声的败类怎可一概而论?你们天山十二禽这些年在大漠也有些作奸犯科之辈吧?”_“狡辨,秃驴,要打便打少和姑奶奶费话”柳莺莺气息已调匀当即挥掌上前猛攻。
阿滩飘然闪过一摆手道:“柳施主且慢,佛门有好生之德,你若肯归降大元,我大汗仁德盖世必可宽恕你等的罪行,到时候你们为朝庭出力总好过当山贼马匪朝不保夕的日子要好,你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该为你的弟兄们打算一下吧。”
“呸”柳莺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望着村内尸横地的村民颤声道:“这些人本就是被你们这些鞑子兵毁了家园的百姓,他们只是想在乱世中能掌握自己一点点小小的幸福罢了,现在这一切都让你们毁了,鞑子暴虐无道比那腐朽的赵宋更是百倍压榨残害百姓,把人分四等还毁人田园放牧,强迫汉女献初夜,忽必烈这老狗还敢自称仁德盖世,他若在这里我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
柳莺莺嗓音清亮再加上运气发劲,几千元兵都听的一清二楚无不鼓燥大骂这女贼竟敢侮辱他们至高无上的大汗要把她碎尸万段。
阿滩叹了口气道:“柳施主若执迷不悟,贫僧也只有奉陪到底了,若施主能打败贫僧即可离去,众将士都不会为难你。”
“一言为定”柳莺莺心中跟本不信阿滩会守信,已暗自打算若胜了他就拿他当人质迫元军放行,毕竟他是八师巴的亲传弟子,江南总督杨莲真伽的师兄,在元廷也是颇有权势的人物,有他在手无军应该不敢冒险。
柳莺莺话音未落便已凝气全身,单薄的白色里衣在气劲鼓动之下竟膨胀起来,面随即感到胸口一凉,低头一看不禁满脸飞红原来胸衣竟碎了一片露出里面红色的束胸,原来刚才阿滩那一掌劲力十足,柳莺莺的护体气劲凝聚不足,胸口中掌处的胸衣已经严重损毁再加上她一运劲顿时散落开来。
众元军看了无不大笑,那一众高手更是污言秽语层出不穷“柳婊子,真不要脸,打不赢大师就要脱衣服露奶子色诱大师啊”“真是好大的奶子啊,把那最后一件也脱了吧,别装什么烈女了”“快挤点奶水出来给大伙尝尝,大家都快渴死了。”阿滩表面上不为所动,实际裤裆也已经硬了起来,区区束胸又怎能遮挡柳莺莺那双美妙高耸的玉峰?
蓦的倩影一晃,“啪”“啪”“啪”那几个喊的最凶的高手只感脸上像被两块铁板夹过一样吐出一口被打下的牙齿和血沫直痛的满地打滚。
柳莺莺惩治了几个淫徒后稳定心神,她毕竟是出身草原大漠的豪放女英雄,不像中原女子那么拘紧,掌力一转以飘雪神掌中的一招“冰封天地”阴寒掌力直向阿滩扑面而去。
阿滩运劲右手一出手就是成名的密宗大手印,那只手转眼间就像是大了一圈,劲道刚猛无比硬接柳莺莺的掌力。两股至阳至阴的掌力一撞,一时间气劲四溢,周围观战的元军竟被掌力震的飞退一丈多远,有的甚至被震至内伤吐血。
柳莺莺和阿滩对了一掌只感对方内力和自己难分高低,但刚才激斗元军和从高手自己已经消耗了不少功力,久斗之下恐怕对自己不利,还是以快打慢以轻功胜之,当下身形一晃就犹如化成数道身影直向阿滩攻来。
在旁观者眼中柳莺莺就像以一化四般围着阿滩旋围起来,越转越快把阿滩完全包围在其中,指劲掌力不停的朝阿滩攻去。
阿滩此时唯有将大手印使的风雨不透抵挡柳莺莺狂风暴雨般的猛攻,他知久守必失但又苦无对策。
巴喀尔在高坡上看着不由暗自焦急道:“脱欢,阿滩大师好像抵挡不住了,他可是国师的爱徒,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阿合马那边恐怕也很难交代啊。要不要让他退下来,让弟兄们一起上擒下这女贼?”
脱欢笑道:“表兄何必惊惶,我早已准备好了对策,李庭,东西准备好了吗?”
李庭从身后拿出一个小香炉道:“王爷,香炉已经点着了,很快药力就会散发出去。”
“很好”脱欢一指战团,“你马上运掌力把药气送过去。”
“是”李庭当下将香炉放在地上,双气运起掌力,香炉中的香气随即向战团缓缓飘去。
巴喀尔斜眼看着李庭,心中暗暗吃惊,此人看似一个无耻的汉人走狗,但居然内力也是深不可测,若以掌力推出香气自己也能办到,但要做到他这么不急不缓可就难了。
周围观战的的众元兵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并无什么异状,但这股气味传入柳莺莺鼻中只感下身阴户好象有点火辣辣的感觉从阴唇渐渐扩散至四周,一种麻痒的感觉同时袭来,令全力运功的她差一点直气入岔,当下收敛心神,但这种不安感觉愈来愈强盛,令她雪白的面颊也有一点殷红起来,渐渐全身发热,还好她内力深厚,才不至一下子失控,但她已口干舌躁,眼眶发红,这种感觉正是刚才在池中泡澡时中了淫药的感觉,但刚才被梭罗指阴劲压制住的情欲完全暴发了出来,甚至比刚才还要猛烈几倍。一股怪异又痕痒的感觉慢慢袭遍全身,腹部一阵酸软,而下体更是开始发热,继而面红耳赤,喘气连连,双眼如火,高手过招,错换一口气也凶险万分,饶是柳莺莺功力通神,修为精湛,仍压抑不了这股挑起肉体深处情欲的感觉。这一来她原本快捷如电的身法自然大受影响,阿滩趁机运劲猛的一震将柳莺莺的攻势尽数震退继而反守为攻。
柳莺莺只能勉力飞起一脚想逼退阿滩,谁知腿踢至一半两腿间就像是火烧一般,踢出的腿顿时劲道大减,汹涌的情欲之火已令她几乎无法站稳。
柳莺莺突然只感脚踝一紧,她情知不妙猛的用力一缩脚,一只靴子已经被阿滩扯了下来,露出了她那只雪白小巧的玉足,周围的元军无不起哄叫好:“大师好功夫,这小妞的靴子可归您了”“小脚可真白啊,不知下面脱那件啊”。
“把靴子还给我”柳莺莺又羞又怒,忍着下身的欲火招招拼命。阿滩则是色咪咪的瞟着她裸露的玉足,一运劲把手中的马靴抛向高坡脱欢处。
脱欢一伸手接住,这是只绿色的犀牛皮长筒马靴,靴底呈莲颚状,式样独特考究,似乎就是当年她穿的靴子,他最喜欢就是她穿着靴子时那种撩人姿态。忍不住往靴筒里一闻,只感到年青女子脚底长年留下的汗酸味混合着男子的精液气味令他的肉棍迅速挺起,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