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老师的屁股有玄机

老师的屁股有玄机
圣雪高中下午的教导室只剩下几位老师,韩远航就是其中之一,别的老师不是忙着备课,就是聚在一起聊天,有的说自己班中的优等生上个星期的月考又给他争气考了年级第一名,有的提到自己班中调皮捣蛋的差生不服管教,然後一脸羡慕的夸奖别班的优等生多么的乖巧可爱。

  而韩远航则看向窗外的操场,教导室下种着几棵高大的梧桐树,夏季的繁茂树冠遮挡住窗口的阳光,依然能看见宽阔的操场上学生打篮球的身影,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接过同伴投递过来的篮球,快速的奔跑、爆发性的跳跃,投进一个漂亮的三分球。

  「封旭尧——封旭尧——封旭尧——」

  女学生发疯般的高喊他的名字,年轻的脸庞充满青涩的恋慕,述说他们花一样的青春。

  「哎,这些学生啊!那么远都能听到他们叫封旭尧的名字。」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教师泡完咖啡看一眼窗外,既怀念又无奈,「让我想起自己的高中时光,我那时也像她们一样清纯,我真想年轻二十岁啊!」封旭尧和兴奋的同伴拍一下手掌,回头看向教导室,明明离那么远,韩远航直觉的认为他看到了自己,因为封旭尧看向教导室时露出一个笑容。

  韩远航下本能的抖一下身子,连忙别开脸,但不小心挪动了身体,顿时脸上浮出红晕,他咬紧牙关,不想让同事发现他的异样,可他越是克制,那种快速尖锐的感觉越冲向全身,差点儿让他呻吟出声。他小心翼翼的远离所有人,假装疲劳的低下头,撑着手肘揉按眉心。

  「韩远航,你不会昨晚又备课到半夜吧?」

  韩远航勉强的笑笑,「是啊。」

  「你可要注意一下身体呀,别那么拼。」

  「嗯,我知道。」

  和同事又随便的聊些无聊的话题,韩远航借口自己没睡好趴桌子上,然而皮鞋里的双脚紧紧拉曲,双腿也紧紧夹起,他实在快受不了了,时时能听到嗡嗡的声音,更能感受到密集的震动。

  他想放纵自己,可是不能,只能咬紧下唇,然而越是如此,越加控制不住自己,那一阵阵鲜明而且快速的震动几乎震碎他的理智,敏感的肉体贪婪的追求震动带来的快感,他能感觉到那股震动因为他的坐姿而向更深的地方钻进,挤进他的体内。

  「唔……」喉咙还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幸好没人注意,韩远航交叠起大腿,不舒服的调整坐姿,那股震动反而更深的挤进肠道里,那里只有插入得太深时才会碰到,如今却被一个没有生命的跳蛋震动按摩着。

  怎么办?韩远航恐惧的想,他想拿出跳蛋,但他承受不住拿出跳蛋的後果,如果不拿出来,那么他一下午都要带着这东西上课。

  此时他在教导室,只要一直坐着就没人会发现他的异常,可是下一堂课就是他的课,根本不能专心的讲课,而且还会被学生发现。

  不能被发现!

  韩远航握紧拳头,忽然跳蛋又挤入一些,嗡嗡的震动声像不容他忽略它一般。

  下课铃声响起,韩远航抬起头,整理上课的资料,他朝窗户望去,玻璃映出他的表情,除了脸上的红晕以外,他调整一下表情,挂上完美的笑容,这才像一个老师。

  韩远航站起身,拿起上课需要的资料,一步一步走向教室,每一步都走得艰难,缩紧屁股不让跳蛋滑出来,小心的不靠近任何一个人。

  平时他都早五分钟到教室,今天却踩着上课铃声准时的到达教室。 刚上讲台,体内的跳蛋突然加速震动,韩远航双腿一颤,几乎当场软下,他捏紧资料,闭起眼睛深深呼口气,再睁开不复方才难看的脸色,冷静的放下资料,但显然有人不想放过他,跳蛋又调上一档,隐在讲台後的双腿微微发抖,屁股难耐的紧缩。

  肠道一阵接着一阵收缩,包裹住跳蛋,震动再震动,用最快的速度按摩肉壁,韩远航的眼睛瞬间失焦,看不清讲台下面的学生们,他露出一丝苦笑,突然想知道他万一当场在学生们面前失态,他是不是就能解脱?懦弱的他只能想一想,完全不敢真的这么做。

  虽然知道讲台下的学生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但韩远航感觉自己的一切赤裸裸的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令他羞耻不已,一点也不敢表现出自己不舒服的样子。

  湿润的肠道流出淫液,放入跳蛋前挤进的润滑剂早让入口湿漉漉的,一张一合的阻止更多的润滑剂流出,尝过男人滋味的肉体越发的饥渴,韩远航努力的压制翻涌的情欲。

  他不能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失态,用比平时缓慢的语速讲课,沙哑的嗓音配着充满红晕的清俊脸庞吸住一名男学生的注意力,那名学生玩着钥匙上的钥匙扣,小巧的钥匙扣做成卡通的流氓兔的图案,背後却是几个按钮。

  按住最上面的按钮,正在写字的韩远航立即按断粉笔,不一会儿手僵硬的写出字,那已经不能称为「写」,而是「拖」出字,跳蛋疯狂的震动肠道,酥麻的肠壁主动挤压跳蛋,导致跳蛋小幅度的滑动,像性交一样的滑出滑下,诱惑肠壁分泌出液体。

  韩远航口水都快流了出来,视线模糊的看着自己写出来的字,脑海里只有跳蛋震动的快感,仿佛看到自己被人压在黑板上,抬高屁股从後面贯穿他,硕大的性器快速的抽送,来回操干他流出肠液的小穴。

  啊啊——不行!不能扭动屁股!

  理智告诉他不能顺应幻想摇动屁股,被快感控制的身体却想攀上高峰。

  会射!真的会射!

  瞬间,韩远航恐惧的瞪大眼睛,精液一股股的射出。

  他彻底的湿了,不管是前面的性器,还是後面的小穴。

  韩远航勉强站立,不敢回头看着自己的学生,直接用背向学生的姿势说道:「这堂自习。」不知过了多久,韩远航用课本悄悄遮住前面,走到讲台前挡住下半身。

  这堂课韩远航一直处于精神恍惚中,下课铃声刚响他就收到一条短信:

  「老师,你湿了吗?今天我值日,放学後我等你。」+++++放学後的教室静悄悄的,橘红色的光辉撒在安静的校园,连教室里的讲台和课桌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橘红色光辉,韩远航一推开门便看到那在落日阳光中的少年双腿翘在课桌上,坏坏的朝他笑。